您的位置:www.5197.com > 古典文学 > 离开故乡以后

离开故乡以后

2020-03-12 04:09

零七年的秋天你常常在操场的清晨里跑步,一圈一圈的跑,天空白得好像要下雪,当然那只是幻觉,友人站在主席台上看着你,是一座神情庄重而严肃的雕塑,鉴于她被冻僵,姑且称为冰雕。那个时候你肯定没有想到三年后的秋竟会如此寒冷,而越来越贫乏的生命亦不值一提。 如今学校的植物少了刚来时的绿,红色偏多,远处看不定当成春天,似乎繁茂的春。假象这种东西不能过于较真,就像生活不能过分唯物一样。你常走在夜晚的操场上,相依的情侣,独自奔跑的少年,倒行着看不清眼睛的少女,手里握着一丝光碎碎念的人,从你眼前一晃,擦肩而过,还没有好好聆听风声就消失在黑暗里。你知道的,孤独者四处都有,我们却难能嗅到和自己相似的那一个,那个无须言语便懂你的,兴许一生也寻不到。 你把从故乡带过来的植物标本藏在抽屉深处并以为不会再翻看。哪次,一只虫子从手指间穿过爬进抽屉,你有些慌,却不得不将里面的物品一件件拿出。很多次你欲求忘却的,常常不经意出现,欲求记起的,不知遗落在哪去了。虫子恰好在你拿出那一叠标本的时候从内爬出,你愣是看了好久好久,眼睛就湿润了,好像烟雨迷蒙的南方春日。忆起曾和友人说的话,你未来的他,要带着一颗桃树,一颗樱花树,一颗石榴树,一颗粗大的樟树,还有几株红茶白茶,星星点点的不知名的花草来娶你回家。这怕亦是你渴求的无关风月的爱,不存在的个人情怀罢了。 离开故乡以后,不是对所有的事情失望,只是些许事,好比羽绒大衣里冒出的碎碎羽毛,令人不快。我想要的是河水那头吹来的风,吹起发丝,一道抚平了炙热而愤怒的心,或是沉静的如同湖水的心。我来到这里以后,适应了独自一人,却日夜大脑空空也,常常张了张口无话可说。其实文人的腐朽和政客的腐朽没有区别,皆因欲求多,累心而活。若是早知人大了会变得无可奈何,当初我定不会埋怨那些虚假,亦不会得到今日的失落。 能够找到一个与你赏花赏月却又无关风月的人怕是很难得的,而正因如此,我才有朝前走的希望。走路走得久了,累了,再回过头,看见的便不仅仅是路,而经过你身边的陪你吟诗饮酒的人已是故人,谁都没有留下什么,也没有失去和获得,只是心和心之间多了一条看不见的河流,孤独时我坐船你划桨,我们在该见的河上约着聊聊就好。 有一段时间我疯狂的收集动漫海报,Naruto与Bleach,猎人与高达,死亡笔记和EVA,海贼王和NANA。将不断的发现的新奇和创意卷起来,贴到墙上,更多的被直直的摆在柜子里。这具有周期性,不容易失去的新鲜与快乐。有的事情需要绵长的等待,我们容易问给自己的命题是不是太大,疑问自己拥有完成这件拼图的耐心,时间到达一定的长度就慢慢分解我们的脚步,大家其实只希望有在雨天驻足的那一会功夫,但这很难抽离于时间,成为独立的一部分,成为特殊的念力。有的人能够做到你的想法,无论是蔼然还是苛刻,都无关好坏,他是一种显示出来的贮藏,给你一些事物。时间不一样,时间是好的麻醉师。 过去的事很容易让我们着迷或者沉浸,而时间赋予了它们另外一种意义,出现过的人们从这一页走到了另一页,我们传达了一种声音,但不一定在那里,我们想抓住回忆起的某个事物,开始被回忆起,就像坐在火车上看到窗外事物迅速落于视野后,那些看到的东西其实是近的不能再近的东西,而过往,“不断提及的过往,不知何时已经超越了我,所以现在轮到我去追赶自己的过去了。”对他们而言,我的顽固胜过石头,而往事却躲在不知名小径上,他们拿冒险者的姿态探寻,一时兴起,恐惧寂静,落得放弃的地步。沿途只有荒草,没有名贵药草和累累果实,什么也得不到,于是他们转身离开。那些我珍爱的过往,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东西,来,谁替我看看这些值不值。 我只求一纸一笔观得一世界,一爱一恨望得更远些。 这是无关物质的。 于望。

本文由www.5197.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离开故乡以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