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197.com > 古典文学 > 拓郎耳边响起了惠美子的声音

拓郎耳边响起了惠美子的声音

2020-02-03 21:34

《鳗鱼》电影剧本 编剧:今村昌平、天愿大介、富川元文 导演:今村昌平 摄影:小松原茂 录音:红谷煊一 美术:稻垣尚夫 音乐:池边晋一郎 主演:役所广司、常田富士男 获奖:日本《电

《鳗鱼》电影剧本 编剧:今村昌平、天愿大介、富川元文 导演:今村昌平 摄影:小松原茂 录音:红谷煊一 美术:稻垣尚夫 音乐:池边晋一郎 主演:役所广司、常田富士男 获奖:日本《电影旬报》“十佳”作品第一。佳男主角,读者评十佳作品第二;第21届日本电影金像奖佳导演奖、佳女配角奖;每日电影竞赛奖日本电影优秀怍品奖、佳导演奖;第40届日本蓝绶带奖佳男主角奖;第22届报知电影奖佳男主角奖;1997年度日本优秀电影鉴赏会十佳作品第一;日本电影笔会奖日本“五佳”作品第二;第15届川喜多奖;第21届山路振富子奖电影奖;1997年第50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1997年度第42届亚太电影节佳导演奖;1997年度第1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佳男主角奖。 编译:钱有珏 1.1988年,夏,新宿区新市中心,白天 俯瞰,摩天高楼中,街道宛如山谷间的羊肠小道纵横交错,汽车在小道上穿梭来往,井然有序。 2.近景,某高楼一角,白天 楼顶广告牌“日出制粉公司”。 3.高楼中,公司办公室,白天 电脑台坐着20多位职员在办公。山下拓郎面对眼前的计算机毫无表情地工作着。他胸前别着“山下”的胸牌。 4.公司大门,下班时分 商社职员们拥出公司大门。拓郎提着公文包走在人群中。 5.地铁新宿车站,小田急线站台,晚上 电车进站,拓郎随人流旋涡挤进电车车厢,倚着车壁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纸在读。 信封特写:没有寄信人姓名。 信纸内容特写:突然给你写信,很对不起。我是住在你的山下家附近的人。你也许并不认识我,可我给你写了这封信。其实,我是想谈谈你夫人的事。她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绝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 6.地铁车厢内,晚上 拓郎想:这有些像女人的字体。 电车启动了。车窗外一片鲜艳夺目的商厦彩条广告之后,便是一片漆黑。 拓郎坐在座位上不自然地把目光移向窗外,若有所思。 信纸与拓郎的叠印:她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绝不是一个玩笑。 7.远景,行驶中的电车,傍晚 电车穿过多摩区。拓郎下车,快步奔上山坡住宅区的街道。 8.大全景,傍晚 盘山路旁绿色丛林间分散着一些古老的木板平房。白色的木栅栏将房子围成一个个小圆圈。 9.山坡平房住宅区,傍晚 拓郎沿木栅栏的路走过来。木栅栏前一位中年妇女邻居迎上来打招呼。 邻居:啊!您这么早就回来了!请等等! 拓郎一愣,觉得有些奇怪。平时怎么没注意呢。 拓郎沿着狭小的院子转进厨房。 系着围裙的惠美子正在厨房煎鸡蛋,头也不回地:你回来了。你没说准备饭盒吧?今儿晚上钓鱼吗? 拓郎“嗯”了一声,闷闷不乐地径直向里屋走。 厨房里的惠美子在灶边边煎鸡蛋边问:今天钓什么? 拓郎:鲈鱼和墨鲷鱼? 惠美子:那,明天吃生鱼片吧。 换上了工作服的拓郎从里屋走出来。他手里拎着鱼竿。 惠美子边装饭盒边问:晚上冷吗?我看还是得穿外套。 拓郎“嗯”着又返回里屋。 惠美子在灶台前忙着包饭盒,顺口问道:你要钓到明天什么时候? 从里屋出来的拓郎边穿黄色外套边走到屋前台阶上坐下来。他顺口答道:和平常差不多。 惠美子笑着站在拓郎背后递上饭盒说:祝你大丰收! 惠美子帮拓郎拉好衣领。拓郎接过饭盒说了声“我走了”,背起背包抄近路下山了。 惠美子目送着他。 10.海边,夜 浪花拍岸。钓鱼俱东部的面包车驶抵海边。漆黑的夜。防波堤上拓郎和朋友们在夜钓。 特写:手腕上的手表。 拓郎收拾渔具,钓鱼同伴回头问:哟,山下,你怎么收竿了? 拓郎不答话,闷头收拾渔具。而后,他拿出惠美子做的三色盒饭,递给身旁的人说:你要是喜欢的话…… 渔友:这行吗? 拓郎:行! 渔友:下星期还来吗? 拓郎:还来!……我先走了。 11.地铁车厢内,夜 空荡荡的地铁车厢内,拓郎坐在座位上看信。此刻他心里一团乱麻,折起信,茫然地望着一片漆黑的窗外。 12.多摩住宅区,夜 绿荫掩映的多摩住宅区街道时隐时现。拓郎的身影也时隐时现。除了“沙沙”的脚步声,一切俱寂。 叉路口。一辆白色轿车在黑暗中格外刺眼,突然出现在拓郎面前。拓郎站住了,凝视着,心想:这车很少见,一定是个不祥之兆。 这时,拓郎耳边响起了惠美子的声音。 惠美子:晚上好!今晚钓到几点? 拓郎抬头仰望路灯。 特写:路灯异样明亮,渐渐变成一片红光。 13.山下拓郎的家,夜 窗户里闪现着星星点点的灯光。拓郎抄小路靠近后窗,把眼睛贴在百叶窗帘上,从百叶的缝隙往里面眺望。 14.拓郎卧室内,夜 妻子与另一男人在做爱。挣扎声、哭声、呻吟声时断时续地传入拓郎耳中。 特写:拓郎瞪圆了的充血的眼睛。 15.拓郎家院内,夜 怔了一会儿,拓郎转身库房抽出把菜刀,他哆嗦着蹑手蹑脚地绕到房门口。门虚掩着。他屏气侧耳倾听。黑暗中不时传来挣扎声、哭声、喘息声,并且越来越激烈。 16.拓郎家卧室,夜 拓郎冲进屋里,将锋利的菜刀刺向陌生人的肩部。陌生人“哇”地大喊一声,滚到床下。 惠美子半裸着,脸色苍白地坐在床上,毫无表情直愣愣地望着拓郎,不知是挑战、示威还是怨恨、愤怒。 拓郎愤怒的背影。锋利的菜刀刺入这裸露的胸部,鲜血如泉喷涌。 特写:溅在玻璃窗上的血渍。 拓郎背影,他将菜刀拔出又刺进,反复多次。 画外音:杀人啦!杀人啦! 特写:满身是血的惠美子。 拓郎好象根本没听见陌生人的喊叫,只是呆呆地站在惠美子的面前,然后拉过毯子给惠美子盖上。 17.屋外,黎明 东方发白。雾气袭来。周围的房屋、树丛都笼罩在晨雾的朦胧中,一切都静悄悄的。拓郎走到屋外,拉过停放在院内的自行车,顺陡峭的坡道骑车而。叠印:演职员表。 18.远景,林间小路上,晨 自行车在行驶,忽上忽下地穿行在住宅区的林间小道上,然后骑上平地,穿过利根河桥驶入商店林立的小镇。 19.小镇街道,黎明 天还没大亮,商店里仍灯火通明。不知谁在哼小调:夜雾哟,今晚格外珍贵。 20.警察局办公室内,白天 拥挤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 拓郎胸前的衣服溅满了血。他突然地出现在值班警官面前,使警官大吃一惊。 拓郎异常镇定地:我是多摩区若叶町的山下拓郎。刚才,我杀了妻子。这是凶器。 说完他把菜刀往桌上一放。其他几位警官走过来交换了一下眼色。一个科长模样的人示意:请进来说。 21.监狱门前,白天 干叶监狱门前。灰墙嵌着一扇黑色铁门。 字幕:8年后。 特写:铁格窗。透视长长的监狱走廊。 叠印:导演今村昌平 22.监狱走廊,远景,白天 甩手正步走的拓郎与看守长从漫漫牢房走廊尽头走过来。镜头推向近景,可以看出拓郎与他8年前身着西装当小职员时的体格相比,已瘦得判若两人,而且年龄也已近中年了。随着一声沉重而冷酷的声音,牢房长廊的门关上了。 23.监狱长办公室,白天 警士旁边站着一位秃顶看上有60多岁的矮老头。监狱长捧着一纸公文对走进来站得笔直的拓郎进行训话,并给他讲假释期间的注意事项。 监狱长:在假释出狱期间,我恳切地希望你千万不要对自己放松警惕。然后指着矮老头说:千万不要给监护人找麻烦。 拓郎身边那位60多岁的老人,就是监护人中岛次郎。中岛向狱长深鞠一躬。 监狱长:为此,不管身边有什么样的纠纷,你也决不要卷进。 拓郎仍笔直地站着,毫无表情。 狱长递过”假释批准书”。 拓郎稍稍行了个礼,将批准书举过头顶接过来。 狱长:那就祝你在假释出狱的两年间别出大事,好好过日子吧。 拓郎机械地跟在中岛身后跨出门。 24.监狱内院,一间间朴素的办公室,白天 拓郎脱下囚服换上宽条西服跟在中岛后面走出院门。中岛站在门口对拓郎说:车在外面的停车场上,走吧。

本文由www.5197.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拓郎耳边响起了惠美子的声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