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197.com > 古典文学 > 1999年创作的《钢琴曲四手联弹》获第25届日本城

1999年创作的《钢琴曲四手联弹》获第25届日本城

2020-02-03 21:34

《钢琴曲四手联弹》电影剧本 文/[日本]经冢丸雄 译/钱有钰 :本片编剧经琢丸雄生于1958年,自学编剧。1999年创作的《钢琴曲四手联弹》获第25届日本城户剧作奖,也是他的编剧成名作。该剧本得到竹中直人导演的赞赏,并于2001年拍摄成电影。城户剧作奖是培养优秀剧作家的一种评奖

《钢琴曲四手联弹》电影剧本 文/[日本]经冢丸雄 译/钱有钰 :本片编剧经琢丸雄生于1958年,自学编剧。1999年创作的《钢琴曲四手联弹》获第25届日本城户剧作奖,也是他的编剧成名作。该剧本得到竹中直人导演的赞赏,并于2001年拍摄成电影。城户剧作奖是培养优秀剧作家的一种评奖活动。经琢编剧在《钢琴曲四手联弹》中提出了作为新世纪的剧作家们如何抓住机遇的问题。除了抓住当代人的心态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四只手在键盘上平行滑动的情况来想象,享受一下可以用眼睛看的钢琴曲。 影片《钢琴曲四手联弹》是日本影坛享有盛誉的竹中直人导演自导自演的第4部作品。前三部作品《无能的人》和《东京日和》都在日本国内外获得了高度评价。他是日本九十年代群体导演中富有个性,对当代日本社会潜在的动向有细致入微的观察和深刻洞察力的电影作家之一。 《钢琴曲四手联弹》从表面上看很容易被影评家归纳为“父权失落、核心家庭崩溃”的主题,而竹中导演力图把这样一个深刻的话题异化为游戏,力图能像当年森田芳光的《家庭游戏》一样令人惊奇。因此该片显着的特点是游戏很多。选择很多恰到好处的时机来表现常人的恶作剧,甚至对离婚的话题,不让它深入发展,而产生一种异化效果,导引出亲情的可贵。他用喜剧的方式把生活于新世纪的人物个性渲染到了极致,富有行动力的当代职业女性美奈子,寻求女性精神独立的母女情谊,40岁左右处于精神崩溃状态的中年男人正太郎的人情胸怀,父亲对离婚的悲哀,孩子们对父母离婚的无言抗议与哀痛……竹中又一次地洞察了核心家庭崩溃之后,男人逐渐成为主夫,呼唤着家庭的回归,成为社会家庭生活主角的现状。 夏夜星空,蝉鸣声声,微微振荡着已经凉爽起来的空气。满月撒向大地的强烈光线,拉出五线光谱,仿佛奏出一首轻妙的小夜曲。突然“咚”地一声,一个钝音击破这和谐的音律,好像一个球重重地撞在墙壁上。紧接着闯进音域的是“咔嗒咔嗒”电子琴键盘轻快的节奏伴奏,两种声音相互轻重交错,仿佛是小太鼓与大太鼓构成的鼓乐合奏。寻声望,展现出一片幽静雅致的住宅区。郁郁葱葱的林木拥抱着一座略带西洋味儿的古典风格日式房屋,给人以贵族府邸的印象。“咚、咔咔”的节奏声正穿行其间。 继续寻声前行,可以看到20张榻榻米大小的日式客厅。三角钢琴坐镇其中。昏暗的光线中隐约可见从隔壁房间透射过来的光线在地板上划出一道道亮闪闪的线条。“咚、咔咔”的声音继续在这里回荡,并夹杂着男女争论的不和谐音调。 这里是佐佐木家的夫妇卧室。 日式房间,两张单人床。地上放着手提包与包着土产的包袱,暗示着刚刚旅行归来。42岁的佐佐木正太郎与35岁的妻子美奈子发生争吵。美奈子伏在床上哭泣,正太郎在一边来回踱步。 正太郎:“那,你想怎么办?” 美奈子抬头看丈夫。 正太郎:“比如说,你和那家伙一起住什么的,床上乱扔着一些照片。好像是你与28岁年轻人大泽三雄作爱的照片。” 美奈子摇头。 正太郎:“是这样吧,幸好对方对你并没有什么意思……你从一开始就这样,年轻时就被别人玩弄过。怎么着,你是有经验的了!你不是在猎男会公司报过名吗?”正太郎边说边轻轻地踢了一下旅行提包。 美奈子自我独白似的嘟哝着:“粘粘糊糊,唠唠叨叨……” 正太郎气愤地:“什么?” 美奈子仍自我独白地嘟哝:“真的……我是个臭女人!” 正太郎:“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吗?” 美奈子冷笑着:“我正是听见了才这么说的!” 正太郎挥动拳头威胁妻子。 美奈子用胳膊挡着脸反击:“你没辙了,就用暴力呀?你就只会用暴力呀?” 正太郎:“你非要让我打了才明白吗?” 他俩争吵得越加激烈升级。“咚!”地一声回响。正太郎夫妻一齐朝墙壁望,拳头战打住了。 正太郎:“大概,那个男人已经掌握了你的性格吧?” 美奈子冷笑着坐直了身体。 正太郎:“他比你小七岁吧……你简直是个‘老色女专家’。” 美奈子害羞地侧过脸:“因为有了他,我的感觉才很好么!” 正太郎无言以对。 美奈子乘机激怒对方:“我们俩人在一起快乐极了!” 正太郎冷笑了一下:“那是你剃头挑子一头热。” 美奈子:“我们是在边说你的事边作爱的,我觉得这样能燃起熊熊的欲火!” 正太郎气得说不出话来。美奈子继续嘟哝着:“他说……你这种人,不是男人。” 正太郎大喝一声:“蠢猪!”激动地扑向妻子,骑在她身上就打。 美奈子边抵抗边大声地喊:“胆小鬼,收起你的暴力吧!” 正太郎模仿着妻子的语气说:“收起你的暴力吧!”他想打又不敢打。 美奈子:“我要控告,我要坚决地控告你。” 正太郎:“你有能耐!那你就在法庭上全部都说一遍,就像‘喔,竖起来了’这种有刺激的话……” 美奈子大喊:“住口!”截住话头,向正太郎踢。小个子的正太郎竟被踢了个跟头,撞到墙上。 正太郎气急地喊:“我,杀、杀了你!”正准备反击,“咚”的声音又出来制止了。正太郎终于清醒了。“咚”的声音更响了。正太郎敲着墙壁,怒吼道:“轻一点儿!” 墙壁的那一边是儿子阿彻的房间。 11岁的儿子躺在床上,戴着棒球手套,正在往墙壁上投球。传来隔壁正太郎的声音:“你想让墙倒塌了吗?这可是土砌的!”阿彻不高兴地脱下手套扔到一边。这时,隔壁父母的对话清晰地传了过来。 美奈子声:“离婚吧!我没法跟你过了,你这个野兽,粗暴的男人。” 正太郎声:“那,你给我立刻滚出!” 阿彻听了大吃一惊,从床上跳起来。 美奈子声:“什么时候走,得由我来决定,得按我的情况、我的心情来决定,我的一切都由我自己来决定。” 正太郎声:“简直是个孩子。” 阿彻悄悄地跑出房间。 阿彻跑进昏暗的客厅。一屁股坐在钢琴凳上。空气中混杂着争吵声和“咔嗒、咔嗒”的节奏声。阿彻烦躁地钻到钢琴底下,双手抱膝地蹲坐在那里,呆呆地望着窗外。回忆起拉面店的情景。 那天,阿彻在饮水机旁接了一杯凉水,端着来到柜台边挨着读打折广告的正太郎身边坐下。 正太郎头也不抬地:“噢,谢谢!” 阿彻不高兴地:“爸!” 正太郎抬起头来:“怎么?” 阿彻小声地:“你别在这儿看这个了。” 正太郎指了指手里的宣传品:“是这个?” 阿彻:“嗯。” 正太郎笑了:“你在说什么呢?” 他说着把宣传广告放进了购物袋。 阿彻不满地:“你总让人看着有点儿小气……穷酸相似的。” 店老板殷勤地招呼着:“嗳,让您久等了。”说着把二碗拉面放到佐佐木父子面前。 正太郎把简易木筷掰开递给儿子:“我只是想买便宜一点儿的。” 阿彻嘟哝着:“这碗面顶多十日元吧,爸,你那么有钱,还这么小气。”说着往父亲的碗里洒着胡椒面。透过玻璃可以看见有位30岁左右的大泽夫人正抱着一个茶叶罐向店里探头探脑。 正太郎头也不抬地:“你别管钱什么的了,快吃吧!” 阿彻“嗯”地答应着,开始吃拉面。 大泽夫人紧张地走近父子俩,招呼说:“那个……” 正太郎猛一回头:“咦?” 大泽夫人:“您是东都物产佐佐木美奈子的先生吗?” 正太郎:“好像是的。” 大泽夫人:“我,是美奈子的部下,是大泽三雄的内人。” 正太郎:“是吗,那谢谢你一直关照我的老婆了,……谢,谢谢!”边说边慌慌张张地擦嘴巴。 大泽夫人明知故问地:“您的夫人课长今天是出差了吧?” 正太郎:“噢,是的。” 大泽夫人:“要到明后天才回来吧!” 正太郎:“啊!……” 大泽夫人:“她请您一起了吗?” 正太郎:“有这好事吗?” 大泽夫人:“我想让彻君来转达一下吧!”说着搂住阿彻的双肩,对阿彻解释着。 正太郎奇怪地:“那个……你看见什么了?” 大泽夫人从茶叶罐中取出相片给阿彻看:“让大姨给彻君看有趣的相片吧。”指着照片,“这是你的妈妈,看清楚了吧。这边是你大姨的丈夫……那么你看他们俩走进情人旅馆了。” 小店老板从柜台内注视着这三个人。

本文由www.5197.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1999年创作的《钢琴曲四手联弹》获第25届日本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