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197.com > 古典文学 > 以夏花喻生命

以夏花喻生命

2020-01-27 15:15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以欢歌。 中国论文网 ――泰戈尔 泰戈尔,印度诗人,不管是在题材、语言,还是表现手法上都显现出了他别具一格的风采。泰戈尔没有普希金那么波澜壮阔,没有雪莱那么浪漫如风,也没有拜伦那种雄厚的气魄,他的诗透出一股细腻玲珑之感,就像在月华如水下被微风拂过那般适意。读着一行行似乎离我很远的文字,我仿佛能看到泰戈尔那双深邃的眼睛是那么丰赡,又那么柔和。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只言片语,泰戈尔便道尽了对生与死超乎寻常的认识。如果说春花的开放是因为风的慰藉,那么夏花便是因为太阳的炽热而蓬发。正是因为夏花具有绚丽的生命,才更能诠释生命的辉煌。当然,夏花也或许揭示了生命的短暂匆忙。朴树的《生如夏花》唱道:“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夏花,火焰,不一样的美丽,确是一样的短暂,生命不正是如此?可是时间从不为某人停留,当人生经历沧桑,过去的甜蜜早已成了遥远的回忆,人们无法挽留生命,正如人们无法阻止秋叶的凋零。诗人屈原笔下的“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将秋叶之美已经阐述得淋漓精致,而泰戈尔却能将绝望的死亡比作静美的秋叶。以夏花喻生命,以秋叶喻死亡,既然美丽终究无法保留,那么我们就不能仅仅限于惋惜,更应珍惜。泰戈尔用诗来阐述生命,也将生命化作一首优美的诗篇,没有泰山那样悲壮,亦没有鸿毛那样卑微,只是参悟这人生玄机。在他的笔下,死亡似乎充满着生机,甚至令人向往。 晚年时期,病痛缠身的泰戈尔不顾医生、家人,甚至好友罗曼・罗兰的劝阻,毅然决然地东渡来到中国。然而,等待泰戈尔的除了欢迎,还有批判。他这次来到中国,不为游历,不为政治,仅仅为的是一点看不见的情感,为的是体会那一份承载了千年文明的厚重。其实开始泰戈尔也犹豫着来到中国到底能带来什么,中国人需要他么?他自己又为什么要来?他能用什么来满足人们的愿望?但到了春风吹动的时候,一股急迫的冲动不断催促着他,趁着自己暮年的肢体不曾僵透,衰老的心灵还能感受,就不能错过任何机会。与其将来在黄昏寂静中后悔,不如顺应夕阳的光芒了却心愿。泰戈尔仅是这样,在被功利、名望、金钱搅乱的世界里,他尽其所能,用精神火花照亮着每个人的心。 如果可以,我想活在那个虽然纷扰,却能独享泰戈尔独有那份宁静的世界;如果我可以,我想陪伴在这个即使我不曾了解,却为全世界着想的老人身边;如果我可以…… 泰戈��,我从不了解,他却能以寥寥文辞,一点一点扣进我的心弦;将他那份饱含深邃哲学以及宗教思想和人生理想,传递进每个人的心中。

本文由www.5197.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以夏花喻生命

关键词: